“王者回去”:西南豺狼国度公园的宿世古死

图片 1

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以核心保护物种命名。它所保护的“王者”东北虎、东北豹,因濒临灭绝而备受关注。

它的建立,不仅仅标志着虎豹们的回归,作为第一个中央直管的国家公园,也担纲着探索中国国家公园的体制建设的重要使命。

“王者归来”的契机

成立虎豹国家公园,先要有虎、有豹。据俄罗斯专家估计,19世纪末,中国东北境内约有野生东北虎1200-2400只,但1999年的一次针对中国境内东北虎数量的调查,发现只有5-7只,其余大部分都逃离了故土。

生态学中有“十分之一”的定律,即在食物链的能量转化中,有2万公斤的绿色植物才能转化成2000公斤的食草动物,才能保证1只200公斤重的东北虎存活。东北虎数量减少,最根本原因是生态环境的破坏。

伪满时期,大量最好的木材被砍伐,三四个人才能搂住的大树只剩下树墩了。1970年代,中国开始实行大面积的森林皆伐,无论大小的树一律弄倒。

山里到处是机器和人,森林里什么野生动物也藏不住了。吃的东西没有了,东北虎不跑更待何时呢。后来实施的一系列的重大工程,使东北虎豹有机会回归故乡。

1998年,东北启动天然林保护工程,重点是皆伐取消了,进行有选择的砍伐。2014年4月起,东北、内蒙古重点国有林区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更进一步的是几个针对虎豹的国家级保护区的成立,包括吉林珲春、汪清,黑龙江老爷岭等。人类对森林和野生动物的干扰大幅度减少。

伴随着吉林省颁布的禁猎措施,从5年禁猎、10年禁猎到全面禁猎,至2006年,环颈雉、花尾榛鸡、东北兔、狍子的数量增加了400%到700%,野猪达到2.84万头,东北虎增加了2头,远东豹增加了3只。

除了偷猎,林区居民可能因为人身财产受到野生动物的损害而采取报复措施。为此吉林省政府10多年来已经投入1.5亿多元,对这部分百姓给予补偿。

2003年,在一个山坡上,远红外摄像机抓拍到一只野生东北虎的照片。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拍摄到野生状态下的存活的东北虎。有了野生东北虎在中国存在的确切证据,保护由此进入快车道。

虎豹公园的诞生

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葛剑平教授是推动虎豹国家公园成立的一位关键人物。他从2005年开始在东北虎豹经常出没的边境线上做科学研究,想搞清中国境内到底还有多少只东北虎豹。

他通过布置3000台相机,拍摄到了27只东北虎、42只东北豹。葛剑平把这一监测结果向吉林省委书记巴音朝鲁当面汇报。巴音朝鲁书记也很兴奋,当即要求吉林省林业厅研究制定东北虎豹保护规划。

后来葛剑平和他的团队写出了建议,以民盟中央的名义提交到中央深改组并获得了习近平总书记批示。进入高层决策后,众多科研团队开始大面积地做调研搞论证。

东北虎豹保护逐渐被上升为国家战略,除了吉林的几个保护区外,黑龙江的老爷岭保护区和相邻县市也被划了进来,从而形成了现在东北虎豹国家公园试点区的范围。

从监测照片上看,尽管这些虎豹身体壮硕,但仍有隐忧。这块区域是沿边境线的一条狭长地带,承载不了这么多的顶级猫科动物。在国内找一片合适的地方给它们繁衍,成为当务之急。

一只东北虎的活动范围一般要100-200平方公里,保护东北虎豹,首先要保证它们有集中连片、大面积的生存环境,但在现在东北虎豹国家公园范围内,有11个不同类型的保护地,包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省级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湿地公园等等,各有各的管理模式和管理范围。

“国家公园”制度恰是为了解决在一个地方交叉重叠、多头管理的碎片化问题。2016年12月,中央深改组审议通过了《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

在国家公园建立后,区域范围内的所有自然保护地全部取消,国家公园范围内的管理机构只有一个国家公园管理局下设分局。目前,东北虎豹国家公园总面积为149.26万公顷,大约能容纳多少只东北虎、豹,用除法算算就知道了。

为保障虎豹们的生存环境集中连片,地方政府也下了血本。原本吉林规划的中俄高铁和一条高速都通过虎豹公园核心区,现在高铁改道,高速公路取消。

确权登记:国家公园的实质性工作

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的孕育过程,可说是正在成长的国家公园体制的一个范本。

虎豹公园地跨两省,为了便于协调以及保障国家垂直管理,国家林业局驻长春专员办承担了国家公园管理机构筹备的职能,25人的机构加挂了4个正厅级牌子。我们长春专员办原来内设五个处室,每个处室都加挂了东北虎豹两项试点的职能。筹备工作相当紧张,从挂牌那一天到去年的3月份,我们好多人一天都没有休息过。

具体工作而言,首先要确权登记,就是把试点区内原来归国土、农业、水利、林业等部门分散管理的自然资源资产统一划归一个部门——虎豹公园管理局来管理。虎豹公园中国有林地面积占比近90%,剩下才是集体林地。国有林地划转到公园相对容易些,把土地使用证转给我们就行了。

对集体林地的权属划拨,是国家还是地方掏钱?是赎买、租赁还是换让?现在还没有确定具体的方法。

国有林占比大,方便了虎豹公园自然资源资产所有者职责的划转,也就可以归中央直管,也方便中央直接投资。有些国家公园的地多数是集体所有的,要拿地得补偿、赎买、租赁,资金紧张,可能就需要中央与地方共建。

第二个重要任务是生态修复。就是把已经破碎化的生态通过各种生物、人工措施,仿造自然生态环境把它修复回来,给虎豹等野生动物创造更广阔的生存空间。

还有一个重要任务是生态移民和工矿企业退出,也就是原住居民的生产生活转型。本地区原有8万多居民,对他们的生产生活转型,虎豹公园管理局会采取不同的方法。对林业职工和林区的乡镇百姓,将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把他们转成生态公益岗位,还有一部分人会从事特许经营和生态体验等的社区服务。

剩下的人怎么办?在核心区内,如果是特别分散孤立的群落要迁出来,实施生态移民,就得给与适当的补偿。国家资金有限,不能补偿所有人。更多的人还是要依托镇域安全保障区从事种植、养殖等生产经营活动,或者在不影响虎豹保护的前提下,从事二、三产业。

我们还做了大量保护行动,如下发文件,停止项目占地林木采伐许可审批;大面积地在交叉路口立宣传牌,提升周边居民保护意识;与国际环保组织合作培训志愿者,开展志愿者巡山活动,清剿猎套,对受伤的野生动物实施救助。对野生动物的监测也在继续推进,我们和北师大联合搞了五百公里的监测试点,已经取得成功。

东北虎豹的保护是一个长远的任务,还有许多需要着力解决的问题,比如人和虎豹的冲突、传统开发地带产业的选择等等。但作为虎豹管理的先行者,必须尽力创新探索。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