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瑞金种业韩庚辰:我愿做种业发展的铺路石

刚回来时,很多人不理解,问他为什么想要回国。韩庚辰的回答很简单:“这是家。”1997年12月,韩庚辰在北京中关村创立了奥瑞金种子科技有限公司,最初注入300万元人民币资本金,由此播下了创业的种子。

我愿做种业发展的铺路石

——记北京奥瑞金种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韩庚辰

韩庚辰在查看玉米试验田。 资料图

采访北京奥瑞金种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韩庚辰很难,不是因为他的高傲,而是因为他的谦逊和低调。见了面他的第一句话是:“我的理想还远远没有实现,现在还不是总结的时候。”“那么你的理想是什么?”“理想就是我国的民族种企能跻身于世界一流种企之林,这个企业未必是奥瑞金,但一定要有一些这样的企业来带动中国的种业发展,提高中国农业的竞争力。现实离理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愿做这条路上的铺路石。”

这就是韩庚辰,儒雅、谦和,面带微笑。上世纪90年代,他放弃了在国外令人羡慕的优越生活,归国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成为“种业海归第一人”。最初注册资金300万元的小公司,如今已发展成为注册资本达1亿元的大型现代化种子企业。韩庚辰带领他的团队,使奥瑞金成为国内首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农业生物技术企业、国内首家获取转植酸酶基因玉米安全证书的企业。他说,公司只是他实现梦想的一个平台,他有责任为推进我国种业发展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韩庚辰对农业有着很深的情结,他有一句名言“我要让中国农民用上最好的种子,作为一个中国的农民,我有这样的责任”。他牢记故土给他的那一份永远的牵挂,时刻关注着我国的农业和种业发展。

上世纪50年代,韩庚辰出生于河南一个农民家庭。父辈们面朝黄土背朝天,辛苦播种耕耘的场景从小就印在他的脑海里。高中毕业后,他做过人民公社社员,扛锄头下地成了每天的主要活动。正是因为来自农村,真正下地干过农活,他知道农民们需要的是什么:“农村缺的是科技知识,如果能将这些知识运用到农业生产中去,可以改变很多人的生活。”后来,他作为工农兵学员被保送到河南农学院读遗传育种专业。1981年研究生毕业后,他又在学校教了3年书。

1984年,韩庚辰凭借较高的英语水平和扎实的专业背景从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获得一个公派出国留学机会。当年9月,他走进美国衣阿华州立大学,专业仍然是遗传育种。1987年从衣阿华州立大学拿到博士学位后,他先后在墨西哥国际玉米小麦改良中心任副研究员,在美国先锋种子公司任研究员、亚洲地区技术经理。当时,韩庚辰在美国工作稳定,生活安逸。

但韩庚辰知道自己并不属于美国,他没有忘记一直怀抱的那个梦想:将国外育种的先进技术和理念带回来,让中国农民种上最好的种子。其实,从踏上美国国土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最终是要回到中国的:“我只是出国去学习,然后将国外的先进技术带回来。”之所以毕业后在美国停留了10年,他说是为了给自己归国创业积累经验和资本。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他每年都要回中国考察。国内的创业环境越来越好,他意识到,回来宜早不宜迟。于是,在1996年,他放弃了国外的工作和生活,回到了北京,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

刚回来时,很多人不理解,问他为什么想要回国。韩庚辰的回答很简单:“这是家。”1997年12月,韩庚辰在北京中关村创立了奥瑞金种子科技有限公司,最初注入300万元人民币资本金,由此播下了创业的种子。

在16年的创业历程中,韩庚辰遇到了很多的困难,但他都挺过来了。“有一年冬天在厦门种玉米,居然遇到了30年一遇的冰雪灾害,当时公司损失很大。”“从国内企业到上市公司,人员的管理和市场的把握都是一个问题。”……诸如此类的问题和麻烦,韩庚辰遇到过无数,但他却用“无怨无悔”来形容自己16年的创业历程。“16年前的北京,和现在差很多;16年前的中国,和现在是天差地别。当时还看不到能够有现在的发展,但现在,中国已经有上千万的农户用上了我们的种子,证明了我当初回到中国、回到北京的决定是正确的。”

从进入河南农学院学习遗传育种到如今已经30多年,这30多年来,韩庚辰坚持只做一件事,那就是专注于吸收种业先进的技术和理念。在国外10多年的工作经历使他接触到很高的行业标杆,他将国际先进的技术和理念与本土对接,为民族种业的发展进行了很多有益的尝试。

建筑面积4600多平方米的奥瑞金生命科学中心,占据了公司总部的“半壁江山”。奥瑞金生物安全法规事务部负责人介绍,去年公司的研发投入为3413.12万元,占当年销售收入的7.13%。奥瑞金对研发如此重视,与韩庚辰有直接关系。“种子是一种高技术含量的产品,科技创新是公司的核心。”韩庚辰说,针对当时国内种子行业科研、生产、营销相互脱离的情况,公司除了建立自己的研发团队与创新体系,还重点通过知识产权按销售提成的方法,转化国内科研单位的科研成果,为农民提供优质新品种。

奥瑞金与包括中国科学院、中国农业科学院、中国农业大学、河南农业大学等十几家科研单位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截至目前,共独立选育出奥玉3801、奥玉3220、奥玉3101等40个新品种,合作培育推广蠡玉16、蠡玉35、豫玉22、临奥1号等35个新品种,涵盖了玉米、水稻、棉花、油菜等4类大宗作物。“让我们感到自豪的是,大部分新品种我们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证书。”韩庚辰说。

韩庚辰很忙,一个月的时间大概有半个月都在开会。然而,他并不是开奥瑞金的股东大会,而是去和政府相关部门以及育种科研机构开各种产业研究的会议。作为中国百强种业企业的掌门人,他有着对市场和产业发展趋势的最直接的洞察和感受。他说,现在种业的现代化已经发展到了信息化和分子化阶段,生物技术的应用和发展是大方向,种企应该顺势而为。

目前,公司已建立了基因修饰与表达载体构建平台、规模化玉米的根癌农杆菌遗传转化技术平台。利用DNA标记辅助选择育种,显着加快了育种进程;利用DNA标记构建品种指纹图谱,为品种权的保护和品种纯度、真实性、一致性的鉴定提供了强有力的依据。

公司在耐除草剂、抗虫耐除草剂、氮高效利用以及抗旱耐盐碱等性状的转基因玉米研发方面,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利用拥有国内自主知识产权的基因,获得了高效表达的耐除草剂转基因玉米。利用分子叠加技术,在近1万个玉米转化体事件中筛选出既高抗玉米螟又耐草甘膦的复合性状的转基因玉米。

在韩庚辰看来,种业由工业化迈向现代化必经三个阶段——机械化、标准化和商品化,只有机械化才能达到规模化,只有规模化才能标准化,只有规模化、标准化才能实现商品化,才能生产出好种子。经过近16年的实践,“奥瑞金模式”将现代化种业公司的产业化运营模式呈现在国人面前。

奥瑞金成立之初就创造性地提出“高质量、高价值、重服务、重创新”的现代种业经营理念。首推的精选小包装包衣种子,在上世纪90年代末的中国是非常罕见的。经过16年的发展,现在的奥瑞金公司成功地将国内外的研发管理、育种经验及种质资源相结合,建立了独特的商业化育种体系及管理模式,形成农作物优良新品种选育、生产、加工、销售及技术服务完整的产业链。目前,公司已在全国各地设立了16个营销中心、9个生产加工中心、10个育种站、1个南繁基地,建立了遍布全国主要种植区域的营销网络,新品种推广种植面积累计达到3亿多亩,并向东南亚及南亚部分国家提供产品和服务。

除了高度重视研发环节外,在制种这一关键环节,奥瑞金借鉴跨国种业公司的成功经验,建立了标准化、自动化、信息化、工业化的种子繁殖基地,制种实现了田间操作机械化、数据采集信息化、种质资源选择分子化。除了甘肃张掖制种基地、海南南繁基地外,2011年,奥瑞金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五师合作,建立了国际一流的玉米种子生产基地。该基地集现代化种植技术与加工技术于一体,浇水、施肥全部实现了自动化控制;从土地整理到收割、包装全部做到机械化,每年可生产能够单粒播种的种子4万多吨。

韩庚辰说:“我们没有销售商,只有服务商。把新品种种到地里给农民看,不光看长势,还看产量,农民看到增产增收的实际效果,自然就会选择好种子。”为了做到适地适种,奥瑞金常年进行带状实验项目,即在不同的地区开展新品种对比试验,把产量对比结果录入公司的数据库,据此向当地农民提供最适合种植的种子。奥瑞金的销售人员全部是技术型的,把种子销售与技术服务融为一体,还有农艺专家为农民朋友提供全天候远程技术指导。

韩庚辰说:“种业发展大势不可阻挡,现在已经处在拐点,我们必须不断吸取先进技术和理念,来推动种业发展。”展望未来,他希望能够对中国种业产业政策研究多做一些工作,“不能光考虑企业赚钱,更应该考虑种业整体的发展。企业是要赚钱,但想的事情应该要比赚钱更大。”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民族种业发展之路还很漫长,韩庚辰和他的团队的探索之路也将继续延伸,目标还在更远方!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